天津乐福电力设备有限公司欢迎您 公司简介 |  产品中心 | 联系我们
生产弹簧支吊架,管道支吊架
专注支吊架生产13年,立足做同行中性价比最高的产品
热门产品:

管道支吊架、弹簧支吊架、可变弹簧支吊架

 
//
产品展示
联系我们Contact us
 

山东睿鸿机械装备有限公司
联系人:王经理
电话:0534-5533688
传真:0534-5533588

 
产品中心

一片柔软地带,横过溧阳街

发布时间: 2018-01-14 21:17 
  ,是一条才竣工不久还来不及取名的小街道,街头开了一家麻将馆。每天早上,木桌、木椅和麻将摆放得熨熨贴贴,九点钟光景陆陆续续来人又将它们弄乱。
  
  老板是个年轻小伙,人长得阳光帅气,来过几次,我和他算是认识了。我一进屋,他冲我笑笑,然后招呼我喝茶,但要自己倒,说这话时他一脸诚恳的歉意。
  
  不便多问他的脸为什么带歉意,目光越过错落的人头朝里看去,最内面傍墙的地上,整齐地放置了一溜八磅的开水瓶,红色的,绿色的,黄色的,蓝色的,色彩明艳,将孤独的墙角衬得熠熠生辉。他知道我只是来看看热闹,不玩牌,他不介意,倒是我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但我从没有看到过他起过身,最有礼仪的事情就是将身子略微往前对着我倾了倾。
  
  后来搓麻人越来越多,牌桌也多了起来,室内就变得拥挤。社区的牌室不止这一家,明的暗的,而且家家的条件都比这里要好,自动麻将桌,不用洗,不用码,人轻松,手臂不会酸,还有专人端茶递水,那为什么大家要往这里凑呢?
  
  这天,我又绕道麻将馆。麻将馆是靠声音来维持的,洗牌声,痞话声,争吵声,嗑瓜子声,烩成一锅粥,远远就能听到。玩牌的人杂,男女老少都有,每自摸一把后抽出一块钱丢进旁边的一个小纸盒里。每桌准备一个这样的小纸盒,里面一块两块的零钞居多,间或还有几张五块十块的纸币,横着竖着叠着,慢慢累积起来。
  
  忽然一辆警车嘎一声停在店门前,一个年轻的警察下车后朝麻将馆走来。第一时间感觉不对劲,警察来茶馆不是好事。
  
  警察跨进大门,下意识地皱皱眉,脸色就不太好,显然是屋内蒸腾的烟雾和气味让他一下子没有适应。他亮出警官证,大声说公安执法来了。耳朵机敏的人立马停了下来,发觉不妙,屁股挪了挪,想溜,但看到警察严肃的表情又乖乖地将屁股放回原位。那些迟一步发觉异样的人,不明白玩得好好的人怎么突然不动了,等待抬起头看到了一脸严肃的警察,才有点慌神。对于警察,平日里人们本能地敬而远之,刚才确实做着违法的事情被逮了现行,一个个惴惴不安。
  
  “谁是老板?”警察将证件装回上衣口袋,说出了第二句话,双目炯炯环视一圈。
  
  老板正愣愣地盯着,闻听警察叫唤,一个激灵,赶紧双手反撑着椅子站起来回答,“我就是,我就是。”声音怯怯的,说完离开座位朝警察狂奔过来。
  
  警察吃一惊,以为他要来袭警,本能地退后几步戒备,待到细看,却发现老板是一个残疾人,手指弯曲成怪样,腿极细,像发疟疾似的,抖动得非常厉害,每走一步似乎都用了很大的劲,这样看起来他的速度很快,可每一次却只能走到几寸的距离。这时的他像是风浪里的一叶小舟,随时都会被一个潮头打翻。
  
  警察呆了片刻,然后醒过来似的往前紧走几步搀住了老板,顺手拖过来一把椅子让他坐下。
  
  “你就是老板?”警察的声音比先前小多了,脸色也柔和下来。
  
  老板点点头,因为警察神情的改变,他用手捂捂胸口,心稍有平静。
  
  警察又扫了大家一眼,“你们打多少钱一炮?”
  
  片刻的慌乱过后人们慢慢镇定下来,一个嘴快的老头抢先回答,“我们只是娱乐娱乐,2块钱一炮,一天的输赢三五十块。”
  
  旁边的一个老太伸手扯了一下他的衣袖,嘀咕一句,“你把输赢数说多了,小心惹祸呵。”
  
  “怎么,这个小牌公安都要捉吗?”老头摆出一副不惧怕的架势。
  
  “怎么不捉,上次城郊一家茶馆也是玩2块钱的麻将被派出所揪了,连人带桌被带到派出所,最后家属交了罚款才将他们领回去。”有人插话,他这一说气氛又有些紧张了。
  
  警察没有理睬他,继续发问,“那你们是怎么交费的?”
  
  “我们摸一把交一块钱,茶水钱。这里只有茶喝,不打牌也能喝,你要是口渴了也可以喝的。”快嘴老头似乎要将不惧怕的架势摆到底,还贫起了嘴。
  
  这句话惹得众人一笑,警察也笑笑,室内气氛又松懈下来。他再把脸对向老板,“你一天的收入有多少?”
  
  “不多,刨去房租、水电等最后也就剩下百来块。”警察的笑彻底赶跑了老板的胆怯。
  
  “他是残疾人,很可怜的,挣几块钱不容易咧,我们来是为了帮他。”快嘴老头还真能说,其他人跟着附和。
  
 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人们愿意选择这里而放弃条件好的麻将馆,也明白老板不起身的原因了。
  
  “刚才有人举报,说你们这里太吵影响了他家休息。他家有一个老人病了,听不得吵闹声,以后你们玩牌时声音尽量小点,”警察顿了顿,“我知道残疾人的艰辛,我一个很近的亲戚就是和他一样的病,造孽的,他们也要生存啊。”满屋都是他不紧不慢的话语,拂到众人的耳边,很中听。
  
  “那你会惩罚我吗?”老板轻声问。
  
  “不会了,法律和原则虽然是刚性的,可我的心里也有一片柔软地带。”
  
  说完,警察径直往里走去,拿起塑料杯倒一杯茶喝了一口,然后掏出一张两元的纸币放进纸盒。众人不解,他说,“我刚才也摸了两把,这个是不能耍赖的。”
  
 
上一篇:清晰的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情形 下一篇:没有了
 
电话:0534-5533688  传真:0534-5533588
版权所有:天津乐福电力设备有限公司 
技术支持QQ:241158245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