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津乐福电力设备有限公司欢迎您 公司简介 |  产品中心 | 联系我们
生产弹簧支吊架,管道支吊架
专注支吊架生产13年,立足做同行中性价比最高的产品
热门产品:

管道支吊架、弹簧支吊架、可变弹簧支吊架

 
//
产品展示
联系我们Contact us
 

山东睿鸿机械装备有限公司
联系人:王经理
电话:0534-5533688
传真:0534-5533588

 
集团介绍

这次发了枪,以后可不会再有换枪的事情发生了吧

发布时间: 2017-07-26 18:47 

    老孔是南下干部,山东人氏。17岁那年,他还是小孔,就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,跟随部队一路打到了浙江海宁。1949年5月,海宁解放,他从此就在这里扎了根,工作生活,娶妻生子,过了一辈子。用老孔的话来说,叫做:命数已定,只管努力。

解放初期,老孔在县公安局治安股工作。新生的政权刚刚成立,肃匪清特,维护治安是公安工作的第一要务。遗留下来的土匪,潜伏着的特务,经常在地方上制造事端,引发暴乱,杀死干部群众,扰乱民心,危及新生的人民政权。那时民间散落着许多枪支,需要调查登记上缴,老孔在斗争的最前沿,任务繁重不说,脑袋也常常悬在腰间。

 

一天,公安局治安股的老冯工作调动,由老孔前去接替他的位置。按照规矩,老冯得把自己用的那支枪留给接任者。那是一支德国造的枪牌手枪,是全局手枪中最好的一支。老孔一上任就捡到了一件宝贝,乐得跟屁颠虫似的,他用红绸把这把枪包好,揣在腰间,有时还在大伙儿面前炫耀一下。可好景不长,枪还没有捂热,被王局长叫到了办公室。局长满面笑容对老孔说,听说你有一把枪牌手枪,和你商量一下,咱俩换一把枪好吧。

 

王局从杭州调来海宁任职时,带来一支马牌手枪,在手枪里算是乙级,而枪牌是甲级枪。听到局长要换手枪,老孔心里虽然很急,但局长要换枪,谁能反对呢?但好枪归局长用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于是老孔一口答应,当场从腰间掏出手枪和局长对换了一下。

 

谁料事情还有更糟的。

 

王局长去县里开会,县里一位领导同志看到王的枪好,要跟王局调换手枪。王局心里是不同意的,但面子上难推脱,只好对县领导说,这枪我使惯了,换了不好使,这么着,我们局里还有一支好枪,我给你调来。于是王局长开会回来,又把老孔叫去,开门见山地说,县里某领导想用他的木壳枪换我的手枪,那怎么行呢?老孔明白局长的用意,叫他来商量,无非是打他的主意,看来自己是没有用手枪的福气的,还是早点上交算了。于是就说:局长有难处,我来替你解决吧。于是从腰间掏出马牌手枪,放在局长办公桌上,说局长还有事吗,没有事我就走了。局长说,你干公安工作的,没有枪怎么行呢?这么着,我这里有一支手枪,仍是手枪,只不过质量次一点。说完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支土造手枪递给老孔。这种场合,老孔只好接过来,二话不说,拿着就走。

 

他到东山,试了两枪,枪没打响,扳机“滑机”。他回到办公室来,心里闷闷不乐。但想想干公安没有枪实在不行,有一支总比没有强,只好静下心来,修理扳机。

 

这时进来一个民警,说抓到了一个惯偷,老孔同志是否先审问一下。老孔让民警把那个家伙带进来。那家伙是一个老油子,问了许久,不肯说实话。老孔本来心中有气,这时更加生气,手枪还捏在右手上,一面审一面摸摸枪机,说:“不老实就对你不客气了。”一时冲动,右手指一用力,勾动枪机,只听“嘭”的一声,手枪走火了。响声震惊了整个机关。那惯贼吓得面如土色,浑身发抖,说我老实交待,老实交待,你不能枪毙我。同志们闻声赶来,老孔让民警把惯贼押下去收容待审。老冯因事也到他对面的办公室,听到枪声,他来问道:老孔,你提审犯人,怎么能动枪呢?老孔说是走火了,伤了自己的手。他把枪放到桌上,感到左手发麻,一看,子弹在食指和中指的缝中穿过,鲜血直淌下来。他怕出血过多,用右手紧紧握住左手。两位干警急忙把他送到医院急救。所幸两指没有伤着,否则就成残废,再也不能使枪了。医生给老孔清洗包扎后,回得办公室来,痛得直冒冷汗,把止痛片吃完了,也无济于事。

 

第二天局长来看他,问他情况怎么样。他说幸亏没有打伤别人,否则现在可能进入牢房了。他拉开抽屉拿出手枪还给局长,说这支枪我不用了,希望你也别把它发给其它同志。局长内疚地说,我以后设法给你调换一支。

 

老孔手上负伤,觉得呆在家里会胡思乱想,还不如去工作,思想更集中,痛楚或许会减轻一些。第三天上午,他正在办公室里查看资料,外面来了两位公安干警,递给他一封介绍信,原来是上八府(解放初期,浙江在地域上有上八府,下三府之称)某某县公安局干部,前来海宁追捕曾在忠义救军国任职的张某某,需要本地公安局协助配合追捕工作。老孔让两位干警先在招待所住下,等查清楚后把犯人交给他们。

 

老孔把张某某叫来,让他坐在自己对面。盯着他看了一会,问:

 

“叫什么名字?”

 

“我叫张某某。”

 

“做什么职业?”

 

“开米店。”

 

“何时开起?”

 

“1949年下半年。”

 

“你过去干过什么事情?”

 

问到这里,张某某开始吞吞吐吐,不正面回答,脸上冒汗,看来十分害怕的样子。问了半小时,只承认当过忠义救国军,是因生活的迫,其它啥也问不出。老孔此时手有点痛,心中又不耐烦,猛然说:“你不老实是吧,把你交给上八府的公安机关带走,难道你不知道你在那边犯下的罪行吗?”这一下把张某某吓急了,语无伦次地说:“我没有枪……枪不是我的。”老孔听了感到突然,自己又没问他枪不枪的,他竟然说枪不是他的,这不正说明他心中有鬼么。老孔冷静下来继续盘问,张某某终于说了实情:有三支加拿大左轮手枪,藏匿在他岳父家里,他岳父住在杭州上城区。

 

无意中破获一起私藏枪支大案,这让老孔喜出望外。当时公安部门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,谁缴到枪,有优先使用权,这意味着自己将有一把加拿大左轮手枪!他顿时忘记了手上的伤痛,马上去汇报王局长。王局长听说也高兴得不得了,当即指示老孔,要他转告上八府来的同志,说张某某在本地罪行重大,不能带走,要留在本地继续审讯。然后要老孔休息,派另外同志去杭州取枪。

 

老孔等着好消息,谁料去杭取枪的廉同志在杭州公安局上城分局碰到了一个软钉子。原来他带着张某某到杭州后,他们让廉住招待所,他们取了枪后把四支左轮,一把小手枪和一把东洋刀留下了。多次交涉,武器就是不给。廉同志没有办法,只好带着犯人气鼓鼓地回来了。

 

王局长了解了情况,气得火冒三丈,马上把李秀山股长叫来,李让带着他写的信去省公安厅李丰平厅长。李是和王局一道由省厅派来海宁的,他认识李厅长,比较好办事。李秀山一到杭州,径直找到李厅长,陈述了情况。厅长听了汇报,笑着对李秀山说:你们不要生气,下边搞点枪也不容易,还给你们就是了。于是李厅长在介绍信上签名批示,请上城局发还缴获的枪支。李秀山立即赶到上城分局,跟接待的办公室主任先发了一通牢骚,然后把李厅长的批示给他。那位主任看了批条,知道枪不行是不可能了,就采取以退为进的办法说,既然领导有批示,可以把枪还给你们。但上面写的是三支枪,现在只能给你们三支枪。李秀山不同意,说缴获的枪,都要带走,否则到厅长那里去评理。办公室主任看到李的态度很硬,心想自己局里不缺枪,真要闹到厅长那里,可能要吃批评,就把枪拿出来交给李秀山。李一看只有四支左轮,还少一支小手枪,仍旧不依,非要不可。办公室主任说,小手枪已经被局长爱人(也是公安干部)拿去了,怎么好去跟她讨要呢,就算是你们送给我们吧。李秀山看到办公室主任确实有难处,又听说算是送给他们的,也不好再把事情弄僵,就说:

 

“既然这样,你们也确实有难处,那小手枪就当是我们送给你们了。不过东洋刀我是要带走的。”

 

办公室主任听说小手枪留下,这给他解决了一个难题,就满口答应。李高高兴兴地带着战利品回海宁了。王局长直夸老李:还是老李有办法!

 

一周以后,老孔的伤口好了。除下绷带,没有落下残疾。他高兴地回到局里。王局长又请他去办公室。老孔推门进去,一眼看见桌上放着左轮手枪和一把东洋刀。枪和刀擦得锃亮,闪着寒光。王局长对老孔说道:“这次缴枪,你立了头功,现在正式发一支枪给你,这四支枪,先由你挑,然后再发给其它同志。”说完顺手从桌上拿起一支,递给老孔。老孔一看,是东洋轮子。这东洋轮子和左轮不同,左轮的轮子是向左一甩,轮子出来,装六发子弹,再向右一甩,轮子进去,使用方便。而这枪,却是把枪筒压下,装上六发子弹,再把枪筒扳上,枪筒和枪身合缝,即可发射,不如左轮好使。老孔说这支不要。局长说你要哪一支呢?老孔走到桌前,看着三支全新的加拿大左轮,知道这是好枪,就顺手拿了一支。局长答应了,说子弹就不给了,因为你的子弹不少。老孔说,不给子弹,枪拿去有什么用呢,枪仍旧还给你吧。他把枪放在台上。局长想了想,认为老孔说得有道理,给了六发。老孔磨着要了12发。

 

王局长拿出12发子弹,说,就这么多,今后别向我要了。老孔知道子弹也就这么多,就谢了局长,欢天喜地从局长办公室里走了出来。他想:

 

这次发了枪,以后可不会再有换枪的事情发生了吧?

 

 

 

 

上一篇:他这一辈子只能住船上了    下一篇:没有了
 
电话:0534-5533688  传真:0534-5533588
版权所有:天津乐福电力设备有限公司 
技术支持QQ:2411582459